以案为鉴 | 扫黑英雄沦为保护伞 从一张烟票开始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| 作者:qfstmswb | 发布时间: 2020-07-03 | 48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文峰

  他曾被视为“扫黑英雄”。10年前在浙江省原奉化市第一例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中,他担任专案组组长;参与侦破数个大案要案,多次获得省市级荣誉;出任原奉化市最年轻的派出所所长……从警23年的王鲁辉又一次登上了新闻,但这次是接受审查调查的通报。

  立场动摇,从一张小小的烟票开始

  2009年,王鲁辉主办了原奉化市首例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朱孟杰案,因表现突出被列为后备干部。36岁时,他被任命为原奉化市西坞街道派出所所长。

  身为街道治安管理负责人,本应守一方百姓、保一地安宁,但随着职务的提升,王鲁辉的思想防线没有进一步筑牢,反而悄然出现松动势头。据他回忆,落到如今地步,是从与赌场老板们勾肩搭背,接受赠送的烟票开始的。

  出任西坞街道派出所所长后,王鲁辉成了赌场老板董某某、郁某某接触拉拢的目标:“如果能和他牵上线,搞好关系,就相当于为赌场的运营买了一份保险……”

  2013年11月,王鲁辉接到群众举报,带队对辖区内的游戏赌博厅进行巡查,董某某、郁某某耳闻后,马上找到了王鲁辉,请他“网开一面”,并悄悄塞给他几张烟票。当时,王鲁辉恰逢投资失败、手头拮据,面对唾手可得的财物,理智和原则被贪欲和侥幸所替代,“这是你好我也好的事”。

  “西坞村游戏赌博厅里有放高利贷等违法行为”“亭山村长期存在移动赌场、野外赌场,闹得村民家破人亡”……在接到110指令和群众举报后,在王鲁辉授意下,派出所出警后都采用口头警告等处理方式,对辖区内发生的赌博犯罪行为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。就这样,在他的袒护下,村民屡屡报警,民警例行进村,走个过场,赌博问题猖獗如故。

  在王鲁辉担任派出所所长的4年间,他与董某某、郁某某称兄道弟。董、郁二人甚至经常出入王鲁辉办公室,与其喝茶闲聊。为了抓牢这把保护伞,二人逢年过节便向王鲁辉“孝敬”烟票。据统计,从2014年到2017年,王鲁辉共收受烟票75条,价值约人民币67000元。

  据奉化区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张俊介绍,烟票虽小,但颇受行受贿人员青睐,一方面,受贿人用烟票可以换取等额现金,兑换简易,流动性强,处理和存放都比较方便。另一方面,直接送钱太惹眼,转账易被追溯,使用烟票进行利益交换,就有了人情往来的幌子,避免了直接拿现金的尴尬。

  作风霸道,培育亲信排除异己

  王鲁辉自认主持查办过多起要案,自满情绪强烈,平日作风张扬霸道。因为其父亲经营菜场,他便私自决定将派出所食堂供货承包给家里人。为排除异己,他将远房亲戚印海军聘用为派出所协警兼驾驶员,并推举其为协辅警大队队长。

  “通常来说,派出所正式民警相对较少,大部分是协辅警,通过重用印海军,王鲁辉在所里培育了几个亲信,建立了小团体。”张俊介绍。赌场老板对王鲁辉的公关之路,也大多从印海军下手。

  在王鲁辉的纵容下,印海军作为一名协警,经常对派出所里的民警发号施令。这在所里引起了严重的不满情绪,为此,有民警向宁波市公安局进行了举报。

  得知这一消息后,王鲁辉很快进行了回击,他以老民警妨碍办案、加强工作交流为由,将举报他的民警调离了西坞街道派出所。自此,他在所里更加横行霸道、说一不二。

  假借王鲁辉的权力威势,印海军也与当地赌场老板往来甚密。他以放贷为由,将十万元本金交由董某某保管,根据赌场收入情况,每月董某某以利息的形式返还印海军1到2万不等。

  “实际上即使按高利贷算,利息也不会有这么多,这就是以民间借贷为由,行受贿之实。”调查人员介绍。因为家中经营烟酒店,印海军经常将香烟带到赌场售卖,市场价900元的香烟,他标价1100多元,为了讨好印海军和他背后的王鲁辉,董某某、郁某某只能照单全收。

  王鲁辉的表弟在奉化开设赌场后,王鲁辉对他的生意也颇为“照顾”。当地一名村支书多次报警未果,便以举报信、网络曝光等形式举报王鲁辉充当保护伞的违纪行为。当地有一种叫作鲨鱼机的赌博机器,渐渐的,“鲨鱼辉”这个名号流传了起来。

  在这种态势下,王鲁辉害怕东窗事发,便把从董某某那里收受的25万元贿赂款退回。但吃进去的不舍得再吐出来,在与董某某协商一番后,两人签了一张借条,这笔钱以借款的形式又流回了王鲁辉口袋,非法事实在合法形式下得以掩盖。

  欲壑难填,从信访人身上捞好处

  心如欲壑,后土难填。2017年5月,王鲁辉由公安战线转任奉化区信访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。失去了赌场老板这棵“摇钱树”,他脑筋一转,竟然将主意打到了信访人身上。

  2018年9月,王鲁辉在负责处理一公司股东李某某企业内部经济纠纷时,为李某某出谋划策,在其陷入官司后,王鲁辉还向相关司法人员打招呼,干预司法审判。为“投桃报李”,李某某买下了王鲁辉出售的一套房屋,并以出租的名义,让其继续居住。

  “作为信访干部,与服务对象发生经济往来,还用不正当手段帮助信访人牟利,严重悖离了职责要求。”张俊说,“当年冲在办案一线的扫黑英雄,现在为了钱物使出这种种手段,已经彻底蜕化变质。”

  2019年9月25日,区纪委监委对王鲁辉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。调查过程中,由于王鲁辉办案经验丰富,对调查方法、步骤十分熟悉,给办案造成了不小阻碍。为逃避共同故意犯罪要件,王鲁辉对与印海军共同收受的钱款予以否认。在讯问过程中,他预判谈话内容,提前准备说词,隐瞒违纪违法行为。

  为打乱节奏、撕毁防线,调查人员制定了“反套路”讯问策略。“比如我们今天谈利用职权为赌场老板谋利益,明天就换一个话题,谈插手和干预司法活动,不给他做心理准备的时间。这样调查才得以深入,犯罪证据逐渐固定下来。”张俊说。

  2019年12月24日,王鲁辉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  “我未能站稳政治立场,收受他人钱财,作为执法者走上犯罪的道路。”

  “我交友不慎,感情用事,未能清楚的认识到他们接近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。”

  “我对身边人管教不严,平时没有很好的管教和教育,真是害人又害己。”

  ……

  在忏悔书里,王鲁辉写下了这辈子最沉痛的领悟。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 
廉政广角